如何学会“即兴创作”?
头条

2020-05-15 00:00:00

激发想象力


Netflix最新上线的《两个男人一台戏》记录了即兴喜剧的精彩表演。


《两个男人一台戏》丨图源豆瓣

施瓦茨(Schwartz)与曾出演过《硅谷》的米德尔迪奇(Middleditch)现身纽约大学斯科博表演艺术中心,随机抽取观众与他们闲谈,并当即根据聊天内容“生成剧本”,现场表演,令更多路人观众见识到即兴戏剧的魅力。

 

回到半个世纪前,即兴的奠基人基思·约翰斯通刚刚来到加拿大,创立了松驼鹿(Loose Moose)即兴剧团。之前,他是英国皇家剧院的剧评人、导演和戏剧老师。在以公开表演为形式的剧院活动仍需审查的60年代,顶着半官方的背景的约翰斯通依然成立了他的即兴剧团并开启了巡演之路。

 

不过,这对基思本人来说也并非大不了的事。他可是才九岁就下定决心:从此和那些理所当然的事对着干,看事情能被搞成什么鬼样子。最终,他“不会写作却是个编剧,不会导戏却成为导演”——离经叛道一直贯穿于基思的经历和他为自己撰写的“名片”中。

 

至于约翰斯通那本畅销40余年、划时代的经典名著《即兴》,尽管涵盖了姿态、自发性、叙事技巧、面具与催眠等约翰斯通提出的种种重要的即兴概念与训练方法,但我们仍旧很难将之仅仅视为一本有关“即兴”的戏剧教材。


 

要知道,基思向来痛恨教育对人的钝化,也反对提前准备。因此,我们更应该将《即兴》视为基思领头的大胆叛逆犀利性格的展演,如果那些自认是艺术家的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天赋萎缩与消亡,如果那些长期被现代社会法则规训的人因此内心压抑且彷徨,这本书将是一次邀请、疗愈与自我觉醒重生的契机。




即兴开演宣言:叛逃无罪


“即兴”的最初,基思和和威廉·加斯基尔(William Gaskill)组织成演员工作室,成员包括阿登、安·杰利科(Ann Jellicoe)等其他宫廷剧院的第一批编剧。这是一个转折点。

 

成员加斯基尔说:“基思开始教授具有他自己独特风格的即兴创作,其大多基于童话故事、词语联想、自由联想和直觉反应,后来他还教授面具课程。他所有的工作都是鼓励成年人对富有想象力的反应的再挖掘,以及对孩子充满创造力的力量的再发现。诗人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是他的引路人,爱德华·邦德是他的学徒。”

 

基思的首要功绩是消除漫无目的的争论,避免把讨论变成开立法会;他认为重要的是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别人怎么说。

 

安·杰利科说:“现在很难想象这个想法在1958年有多新鲜,但它跟我自己的思维方式是一致的。”其他成员包括阿诺德·威斯克(Arnold Wesker)、沃勒·索因卡(Wole Soyinka)、大卫·克雷根(David Cregan)和邦德,他们都承认基思是一个“催化剂,让我们的经历可由自我塑造”。

 

举个例子,基思使用了一个盲眼练习,后来他把这个练习融入了《李尔王》(King Lear)这部戏;任何人可以从阿登、杰利科和威斯克那里,找到一堆从团体创作中发展出一个桥段或整部戏的例子。对于克雷根来说,基思“知道如何发现酒神”:这就相当于了解如何揭示自我。


《李尔王》(2018丨图源豆瓣




去他的智力!想象力才是真自我


一个阳痿的老隐士,他是一幢无人城堡的主人,他很有先见之明地冷冻了精子。有一次断电,其中一个精子逃入了金鱼缸,然后游进了护城河,它在那里长得很大,最后在公海上变成了一条鲸鱼。

 

这是一个基思讲述的故事,也是他的信条:只要没死,你并非如想象中的那般无能;你仅仅是被冻住了。关掉没有发言权的理智,把潜意识当成朋友:它会把你带到未曾梦过的地方,并且会比任何你以创意为目标所能达到的结果更有“创意”。

 

翻开这本书的任何一个练习,你都会看到潜意识是如何传递信息的。书中有一群用带刺的铁丝网编织套头衫的河马;有得了蛀木虫病,还感染了医生家具的病人;有子虚乌有的诗歌;有奇迹般回到童年时代的面具演员;还有用即兴诗演绎的维多利亚式情节剧。

 

在理性叙述将要卡壳的时候,基思的故事愉快地进入了未知世界。如果一个绝望的男老师自杀了,他将会在天国之门遇见等待他的校董们。抑或是,如果英雄被怪物吞下去了,他就会变成一坨英勇的排泄物,坚定地开始新的冒险。

 

和所有伟大的潜意识倡导者一样,基思是一个坚定的理性主义者。他带来了一种敏锐的智慧,借助人类学和心理学的滋养,致力于打败剧院中的“唯智力论”。若没有专业的词汇表述,他就发展出自己接地气的表达方式,给难以描述的事物起一个简单的名字。

 

在对想象力发达的童年世界进行再探索时,他重新审视了将这个世界联系在一起的结构元素。什么是故事?什么让人发笑?什么关系能引起观众的兴趣,为什么?一个即兴表演者如何想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冲突必然是戏剧性吗?(答案是否定的。)

 

对于这样或那样的基本问题,《即兴》给出了出乎意料并总是有用的答案,这些答案皆从剧场延伸到了日常生活中。书中的演员游戏完全可以直接拿来给孩子们试试:

 

自北方的蚁丘

我拿着魔杖走来

杀光那里全部

我所认识的人。

最后剩下的骨堆

皆被敌人吞噬

直到我抓住蜜蜂

狠狠给他们一击。

 

《死亡诗社》精彩片段教你作诗


这是一首在50秒内不停笔写出的诗。它可能不够好,但比任何一本关于想象力的教科书中能得到的都要多。基思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分析不关注结果,而是向你展示实践的过程;他的工作对极其稀少的喜剧理论文学有着先驱般的贡献,对喜剧人颇有裨益。他肯定比梅雷迪斯(Meredith)、柏格森(Bergson)或弗洛伊德(Freud)提供的东西更有价值。

 

《即兴》凝结了基思多年来的经验和独创性工作,它富有见地、实用、趣味盎然,是一本激发想象力的完全指南。我们可以从这些例子窥探到教学曾在宫廷剧院中的特殊地位,以及以基思为例,教学是如何通过解放他人来解放自己的。

 

现在,基思把这串来之不易的钥匙交到了普通读者的手里。

 

以上内容参考摘录自《即兴》一书前言,作者:欧文·沃尔德(Irving Wardle)



全球畅销40余年的经典名著

《即兴》

现已在后浪电影学院官方店

开启全网独家预售(73折)


(点击上图或“阅读原文”都可入手)


即兴创作对电影来说也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建议导演、编剧入手研读,相信可以激发出自己的创意潜能。


原作者:后浪电影学院    文章来源:《即兴》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黄片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