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玉:青年导演不能太懂事儿
头条

2019-11-30 00:00:00

需要生猛、真诚。
?
(青年)导演不能太懂事儿,太懂事儿就是太照顾市场,或者有点鸡贼,既让大家觉得是文艺片,但是里头又有特别讨好市场或者电影节的部分,因为老江湖了,他们这些我都能看出来。
?
但《1999》这个导演不一样,她就特别生猛、真诚,还把电影的一种“气息”拍出来了。

李玉,著名女导演、编剧,代表作《苹果》《观音山》

?
连续两届担任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评委的李玉,在这里收获了导演之外另一个身份——监制。由于被《1999》的剧本和导演罗艳的才华吸引,李玉欣然接受了片方的邀请,担任起了该片的监制。目前《1999》已经进入后期阶段,即将与观众见面。
?
同样即将面世的还有李玉自己的新片《阳光不是劫匪》。该片改编自日本小说家伊坂幸太郎的《阳光劫匪》,虽然情节改动非常大,但原著作者看完后认为,所有精神层面的东西依旧是他的。有趣的是,作者还觉得这部影片有点韦斯·安德森的感觉。

《阳光不是劫匪》剧照


还值得一提的是,《阳光不是劫匪》主演是两位当红实力派演员——马丽和宋佳拍电影网(Pmovie)采访李玉导演时,她也跟我们分享了两位演员令人难忘的片场故事,说她俩关系非常好,互帮互助,完全没有女演员之间的暗自较劲。她们把这份情谊带入到角色身上,演出了动人的情感故事。
?
以下是我们整理的采访内容:


现在二三十岁的电影人真的很幸福


李玉为了拍摄第一部电影,卖了一套房子不够还又借了一些钱,从那之后她获得了创作带来的幸福感
?
对吴天明基金会我太有感情了。跟妍妍(吴妍妍,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总监)认识,其实是因为方励(著名制片人),他帮吴天明导演下跪的事件,当时我看了就很心酸。我觉得老一辈电影人把自己的影片跟现在年轻人共享,这个过程还是很艰难的,但是他们做到了,所以当时也挺为他们骄傲的。

方励(左一)

那时候我对吴天明导演是很尊重的,因为经常听黄建新导演,以及其他吴天明帮助过的导演讲他们年轻时候的那些故事。听了之后都会有泪流满面的感觉,因为听上去那是一个很幸福的时代,人人都有那么一股干劲,人人都想拍好的电影,然后又得到吴天明导演的保护,而且天明导演特别善于发掘和提拔这些年轻人。所以我就得那个时代真好,有吴天明真好,就是那种感觉!
?
然后妍妍邀请我当评委,我就义不容辞地参加了。去年参加的时候,我一下子对这个基金会又有了另外一种尊敬。虽然这是一个体制内的基金会,但是所有送来参展的年轻人的作品真的非常独立和自由,并不是只偏向于主流价值观,而是非常多样化,甚至很怪的、脑洞大开的电影都有。
?
其实中国特别缺这种创作氛围,因为市场上能看到的那些影片,即便是现实主义风格的也是以商业片的方式去制作。突然在基金会发现这么多丰富的类型、丰富的电影表达方式,就觉得这个平台太好了。现在二三十岁的年轻电影人真的很幸福,在这个时代做电影。
?
至于对山东电影的期待,从我自己来说,还挺想回家乡拍一部电影。因为我确实是没有真正拍过自己的家乡,虽然处女作《今年夏天》在济南动物园取过景,但是故事本身其实不是发生在山东。


我也想给主办方建议,要不要在山东做一个类似FIRST的影展,专门给年轻人搭一个平台。但之前听济南电影家协会的主席谈起,他们其实做了一个短片展(山东青年微电影大赛),当时文牧野来参过赛,还获奖了。这是非常好的事情,说明他们已经在做很多有价值的事情去培养年轻人。而且文牧野还不是山东人,这个展能吸引到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来参加,那说明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力了。我建议他们应该继续办下去,他们说其实一直坚持在做,只不过可能没有被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


做监制,是因为压抑不住冲动


我做监制不是一个特别自觉的事儿,其实是机缘巧合,我参加第一届吴天明高峰会时,突然就被《1999》这个剧本吸引了,我就是认为它最好,而且无法压抑住自己的冲动。


刚好这部片的制片人也邀请我做监制,他说,因为我的一句评价——“这部电影特别有一种邪魅的气息”,他当时就愣住了,因为他自己跟所有的主创都说这是一部很邪魅的电影,所以他觉得我特别懂他的电影。
?
他就在私下跟我说,导演罗艳特别希望我做她的监制。虽然我非常喜欢这个剧本,但其实完全没想到去做监制。他这么一邀请,我才反应过来,哦对,我可以做这件事情,帮他们把《1999》拍完。
?
吸引我的是什么呢?有一个感受就是,当时在见导演之前我就看了剧本,从剧本里头看到了导演的“不懂事”。这个意思是,(青年)导演不能太懂事儿,太懂事儿就是太照顾市场,或者有点鸡贼,既让大家觉得是文艺片,但是里头又有特别讨好市场或者电影节的部分,因为老江湖了,他们这些我都能看出来。但《1999》这个导演不一样,她就特别生猛,特别真诚。这个我特别喜欢。
?
后来又看了她的短片,也是特别生猛、真诚,还把电影的一种“气息”拍出来了。要知道电影的“气息”是很难拍出来的,有些人可以拍故事、人物拍得像模像样,票房也很高,但是电影的那种“气息”不一定拍得出来。
?
像杨德昌、侯孝贤这些大师的电影里都有一种特别迷人的“气息”,娄烨也有。《1999》导演罗艳在拍云南的时候,我能扑面感觉到那种欲望和潮湿的气息,就那种湿湿的、下着雨的感觉,这不是很多导演拍出来的云南的样子,它有一种很独特的东西在里头,也不完全说是导演的“个人风格”,主要是她对这个世界的一个感觉。
?
这个东西是独特的,也是天生的,可能你在电影学校能学到技术,但这个东西是学不到的。
?
所以我感觉到她有两个特点,第一是特别生猛,不是太懂事儿;第二是真的有才华,从她的想象力以及她所表达的内涵上可以看到。后来跟她聊,就越聊越喜欢,最后我就答应做她监制了。她这个片子今年都快剪完了,前期我帮她训练演员,拉剧本(逐句分析剧本),方励也一起来帮忙,探讨了很长时间,但真正拍摄还是她自己的东西。
?
我觉得做监制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是,不能代替导演去做很多决定,还是让她真正在导演的位置上去完成自己真正想完成的东西,即便是有很多缺陷,但一定会有令人难忘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一位导演的处女作应该有的样子,因为你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处女作”了。我觉得大家可以期待一下《1999》。


新片被原著作者说像韦斯·安德森


李玉的新片《阳光不是劫匪》(未上映),改编自日本小说家伊坂幸太郎的《阳光劫匪》,讲述了几个奇异青年勇闯黑帮夺老虎的传奇冒险故事。原著是一部非常幽默的黑色喜剧。
?
伊坂幸太郎的小说里头有我想要的一个感觉,就是主角们用一个有趣的方式在抵抗无趣的人生四位过着平凡生活的人,渐渐觉得生活很无趣,然后觉得别人抢银行的技术含量太低了,他们必须要来一下。不过我拍出来的电影,其实没有那么搞笑,里头还是有很多情感的东西。


而且我在片尾写了一句话,说此片是献给那些失去爱之后还能勇敢去爱的人。因为有很多人在失去友情、爱情,甚至失去亲情(亲人)之后,内心依旧不空洞,依旧能勇敢去爱。
?
片中的老虎其实是个比喻,我把这个故事当成一个童话来拍。后来我给伊坂幸太郎看了成片,特别惊讶,说改动特别大,因为加了老虎,但是所有精神层面的东西又都是他的就是说影片改动的是具体的情节,但内核和原著保持一致,所以他特别喜欢。

《阳光不是劫匪》剧照

?
他提到有读者觉得他的小说有点像韦斯·安德森,结果我拍出来还挺像韦斯·安德森的,所以他认为可能真的是有一种东西我们都懂,但是又没有明说,就觉得给我这个小说给对了。当时他还问我能不能把这个片子(还是粗剪版)给他的太太和孩子看,因为很喜欢,所以想分享给家人。
?
其实我在前期并没有征求他的意见,是快剪辑完成才给他看这个片子。因为我已经事先跟他讲明了,说小说给我之后……一句话还没讲完,伊坂幸太郎就说,我怎么改都可以,没有问题的。他说电影和小说本来就不是一回事,影像的改编是重新从娘胎里出来,长成另外一个样子完全是可以的。听他说完,我一下子觉得他特别懂人世间的道理,所以就很放松了。
?
拍摄过程中,他也从来不过问,等剪出粗版了,我说请他看一下,他说你们终于请我看了。看完之后,他说:“你不要紧张,我挺喜欢的。”
?
给他看之前我确实挺紧张的,毕竟是从别人那里拿来一部小说,再怎么自由创作,也还是要尊重原作者,要不然为什么要去改编别人的小说呢,为什么不自己写一个呢。原著打动我的东西,让我想去拍它的初衷,不能丢。
?
他看完之后说,我没有丢最初的那个东西,这个电影也是用一种很有趣的方式在抵抗无趣的人生,或者说,是用淘气的方式在跟这个惹不起的世界谈谈


台词不重要,重要的是演员的情感


《阳光不是劫匪》的主演是两位当红演技派女演员马丽宋佳
?
主演宋佳和马丽有好几场戏打动了我,最打动我的是最后一场,她们俩要分别的戏。其实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女人(宋佳饰)的老虎被坏人抢走了,然后三个毫不相干的以马丽饰演的女人为首的陌生人帮她把老虎救回来,任务完成后,她俩就分别了。因为这两个人的情感越来越深,所以分别的时候非常不舍。

巧合的是,拍分别戏的那天正好是我们拍摄日程的最后一天。当天在片场,我就对她俩说,咱们来对对词儿。在我的房车上,她们俩人拉着手,我就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因为她俩太不舍了,还没有开始说台词就嚎啕大哭。然后我说不用对词了,因为情感就已经到了。对词实际上是想让大家再回到情感里面,就是找感觉,所以词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感觉能不能到,结果她俩一下子就达到了那种感觉。

《阳光不是劫匪》剧照


但我反倒想让她们收一下情绪,所以挪到了第二天来拍。第二天再拍,就是杀青日了,当时我能感觉到她们每个人都在忍着那种分别的痛楚。她们为什么要分开?因为马丽这个角色认为大城市不适合宋佳(饰演的角色),宋佳应该像宫崎骏世界里的人物一样,和老虎一起回到原来的岛上,去过与世俗隔绝的生活。另外,马丽自己也解除了很多童年的心结,也要继续做她的事情,所以她俩选择分开。这个情节是特别打动我的。
?
还有一个事情也很打动我,就是她俩的合作特别不像两个女演员之间的合作,因为感觉上女演员之间应该是有冲突的,但是她们真的没有们不拍戏的时候就往一车上钻,聊不完的话非常好,而且都为彼此着想
?
当时我们在拍摄的时候,剧情是她俩隔得特别远互相喊话,每个人单独拍,其实不用给对方配词,但她们都留在现场给对方配词,“没事我帮她搭一下,让她找找感觉”。都是这样的情况,我坐在后头都觉得好感动,因为这个是很难得的。


女性电影人在茁壮成长


近几年女性电影成为一个热门的话题,很多电影节在呼吁增加女性电影人的比重,作为内地生代女导演的代表,李玉会如何看待这个话题
?
我发现现在国内的女导演越来越多了,而且都真正在拍好的影片,比如白雪(《过春天》导演)、罗艳(《1999》导演),还有我在导演协会的“青葱计划”里领出来的申瑜(《兔子暴力》导演)
?

我觉得她们都很有才华,而且很真挚地在爱电影。这样的女性电影人确实在茁壮成长。
?
至于女性演员,比如周冬雨就非常棒,确实有很多新生代女演员冒出了头。但是我觉得还是少,所以我有一个想法,就是做一个关于女性演员的培训机构,专门培养一些好的女演员出来,现在已经在做这个策划了。
?
大家都感觉女性电影人在行业里可能会受到一些异样的眼光,尤其是女导演,因为都感觉导演是一个男性的群体,那女性在里头就会有些尴尬。但我觉得其实还好,大家都在茁壮地成长,该有的机会也都有了。我希望的是,自己能帮到更多年轻的女性电影人。


采访丨良箴、翰光
撰稿丨翰光

END.

投稿/合作:pmovie-learn



原作者:翰光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黄片网站免费观看